大发快3(www.lilife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写景散文 > 正文

又见茅草花开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大发快3 时间:2016-11-19 21:5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唐赳

  我是个喜欢大自然的人,和你一样。只是,我喜欢的大自然比较简单而已。

  在闲暇之时,我只要踏上天然的、长着野草或树木的泥土地,远离了喧嚣的城市和千面一孔的硬化的水泥路,我便感觉,我进入了大自然!我便感觉整个身心都是轻盈的,身轻如练,心飘欲飞了。

  无需有着鲜花遍地、芳草悠悠的草甸;无需有险峻突兀、长满奇松怪石的山峰、无需有烟柳画桥,行人款款的堤岸;无需有潺潺的流水,仓木幽深的溪泉;无需有典雅古朴的亭台楼阁和曲径花廊,也无需有柳絮、荷花、枫叶和白雪的点缀,只要有原始、自然的、没有被人为修扮和破坏的泥土地,和泥土地上随意生长着的自得其乐、荣枯随心的野草、树木和默然无语,静坐在泥土地上、草丛中的石头,便是我的大自然,便是我心灵栖息和放飞的地方。

  大自然,应该有着泥土的气息、青草的芳香和满眼的绿色,离开了这些,就不是大自然了。

  每天重复着上班和下班的单调动作,每天行走在家和学校之间,每天踩踏着或黑或灰的硬化道路,久而久之,便觉乏味,无趣了,于是我对大自然的向往与日俱增。

  尽管学校里的花园绿意正浓,鲜花开得正艳,尽管我每日都会在园中待上一阵子,一个人静静地晒太阳,静静地看园中的花草树木,独自一人没有思绪地顺着园中的小道轻轻地踱步、行走,享受这这片绿色和红色带给我的安静释然和舒心的感觉,尽管我喜欢这个花园,然而,这毕竟不是我想要的“大自然”。

  那天,我心中有些烦闷,打算找几个喜欢到户外散步的同事一起到学校后面的山梁上去走走。

  学校恰好有几个老师自发组成了一个“徒步疾走锻炼群”,于是我便加入了他们午后出去徒步散步的队伍。

  我们一行六七个人,顺着学校后面的阡陌向山坡上走。

  此时正是收割油菜的季节,阡陌之中有农人在收割油菜和小麦。

  农民们将油菜从结籽的分支茎干的最下端割断,将长着油菜籽的部分摊平放在地里晾晒,留下很高的油菜杆密密麻麻地矗立在地中,张望着暮霭渐起的苍穹,似乎在回想着他们短暂的一生。

  有些农民正用木棍敲打着结满油菜籽的茎干,有些则正在燃烧着已经废弃的油菜杆。

  在噼里啪啦的敲打油菜籽和燃烧的油菜杆的声音中,腾起一股股青烟,融入夕阳的余晖里,融进苍翠的暮色里。

  此时,夕阳、阡陌、青烟、篝火、山坡、野草、行人和远处绿树中掩映的农家屋舍,构成了一幅绝美的乡村水粉画,恬静、美丽、安详和舒心。

  我们一行人说说笑笑,穿过阡陌,爬上杂草丛生的山坡,来到了长满杂草和桑树的山梁之上。

  站在山梁上,向远处极目远眺,除了高低起伏的山梁还是山梁。

  山梁的两个侧面,便是斜坡,斜坡上都是耕地。缓坡向下延伸到一些低矮的小山岗、沟沟畔畔和或平或凹或凸的居住地。再向远处看去,远处也有一些或高或矮的山梁。这些山梁在渐起的暮色里竟像是被笼罩了一层淡蓝色的青烟,再被夕阳一照,远远看去,显得更加苍翠和虚幻了。

  远处山腰上的公路,犹如一条白练飘挂在半山腰上,似有若无。

  我脚踩草地,欣赏着这暮色下的乡村景色,仿佛又回到了久远的从前。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苍暮山远近,斜日草木深。信步随心走,闭目意沉沉。”吟罢,我不觉微微一叹。

  同事问,你方才是在吟诗么?

  我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地道:“我们又掉队了,赶快跟上前面的人吧。”说完,疾走而去。

  按照几个同事平日里的徒步行走的习惯,我们还要再向前疾走一两里的路程。

  我们顺着山梁上农民耕作时在杂草丛中踩出的小道又急速向前行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山梁上开始出现一些如芦苇花般的毛茸茸的白色狗尾状的长条野花来。一簇一簇,一堆一堆,自由自在地开在山梁上,十分美丽。

  这种野花,我是再熟悉不过的。

  在我的老家的田野中,田埂上,地坎边也经常生长着这种生命力旺盛的野草。我们叫它们“茅草”。

  茅草的叶子和水稻的叶子十分相似,叶子也呈长条片状,叶子周围长着很多的小齿,用手一摸,有些挂人,有时甚至能划破人的皮肤。它们的叶子是牛儿最喜欢吃的美味佳肴。

  茅草的根是白色的,一节一节的,根的末端长着“小箭头”,“小箭头”是用来向上长出新植株的“胚胎芽”。

  这些白色的,长着如莲藕般的小结的根的味道是甜的。

  小时候,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们,总喜欢在到田野中挖出茅草根,拔去根上的绒毛,用手撸去泥土,放进嘴里,香甜地嚼着,吸咂着根茎上的甜汁。

  听父辈们说,在他们小时候,没有饭吃的时候,茅草根可是他们难得的口粮。他们将茅草根挖回去洗净晒干,磨成粉和玉米面搅在一起吃。

  在中国红军长征的时候,茅草根也成为红军的救命粮。

  70年代以前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对茅草有着特殊的亲切感,我当然也不例外。

  转眼间,离开故乡的茅草已经快三十年了,有时候,在梦中自己似乎又回到了故乡,在故乡的田野中割茅草,挖茅草根啃嚼着,那甜甜的滋味,美得让我从梦中笑醒……

  而如今,我居然在这里,在他乡,在这道山梁上,又见到了开得正艳的茅草!

  白白的、毛茸茸的茅草花,随风摆动,看得我有些痴然了。

  我一边欣赏着在绿色的海洋中跳着优雅的舞蹈的茅草花,一边随着同事们继续向前走去。

  慢慢地,越来越多的茅草花出现在山梁上,一大块一大块地,它们开得热烈,开得热情,开得奔放,开得无拘无束,开得毫无保留!

  哦,我的茅草花开了!

  我兴奋地坐在茅草花之中,我被淹没在一片白色和一片绿色的花海之中。

  毛茸茸的茅草花,拂过我的脸庞,酥痒软绵绵的感觉很是受用。我用手轻轻抚摸着这些白色的、毛茸茸的野花,像轻抚我久违的爱人的柔软的秀发,一种亲切缠绵的感觉如我当年的脉脉的情怀,让人迷醉……

  我一定要与这些久违的茅草花合一张影,做个纪念。

  我将手机递给一个老师。

  在手机快门的咔擦声中,我与这片白色的毛茸茸的茅草花和翠绿的茅草叶所组成的花的海洋的画面永久定格!

  我坐在茅草花丛中,看着随着晚风起起伏伏,摇曳不定的茅草花,闻着茅草花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青草香味,心中感到十分惬意,十分轻松。

  就在这片茅草花中,就在这道长满杂草和稀稀疏疏的低矮灌木的山梁上,就在我落坐的泥土地上,就在这潮湿黯淡的暮色里,我找回了我的久违的大自然……

    大发快3